国际新闻

您所在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榨菜方便面业绩向好,传递了什么信号?

文章作者:www.blch.net.cn发布时间:2020-01-07浏览次数:1361

“酸菜酸面二锅头,骑在摩托车上散步”。这是当今许多年轻人日常消费生活的缩影。

最近,各大上市公司的半年度报告显示,涪陵榨菜和康师傅方便面取得了显著的成绩。作为回应,许多人哀叹居民又开始过着悲惨的生活。

殊不知,他们只看到了现象的表面。你知道,最畅销的榨菜不是记忆中的榨菜,也不是受欢迎的方便面,这背后隐含着居民消费升级的趋势。我们不妨从宏观数据分析开始。

最终消费支出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正在增加。

描述居民消费繁荣的一个常用指标是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从这个指标来看,中国居民近几个月的消费趋势并不理想。

7月份,全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8.8%,为2018年以来第二低水平,扣除物价上涨因素后的实际增长率为6.5%,为近年来最低水平。从1月至7月的累计增长率来看,名义增长率和实际增长率分别为9.7%和8.06%,几乎是近年来最低的。许多人也认为这是消费疲软的一个重要原因。

但是,根据官方标准,这一指标的统计过程不包括教育、医疗、文化、艺术、金融等服务消费。从而不可避免地低估了居民的实际消费情况。因此,我们需要改变思维,从“最终消费支出”指标中寻找源头。

在近年来的国内生产总值构成中,最终消费支出的贡献一直处于“三驾马车”的顶端(指消费、投资和出口)。自2018年以来,最终消费支出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没有下降,而是有所增加,第二季度达到78.5%。诚然,这与另外两节车厢的疲软有关,但不可否认的是,消费仍然是宏观经济增长的头号驱动力。

进一步分析,考虑到最终消费支出包括政府消费支出和居民消费支出,基于上述论点的结论有点片面。我们可以解构最终消费支出。可以看出,从2008年到2017年,中国居民的最终消费支出占总消费的73%。尽管2017年该比例略有下降,降至72.91%,但其绝对值仍然极高。这意味着中国居民的消费能力仍然很强。

居民消费结构不断升级。

在检查了“数量”的维度后,让我们看看“质量”。

为了判断居民消费结构是否升级,一个很好的参考指标叫做恩格尔系数(Engel coefficient),具体是指食品总支出占个人消费总支出的比例。总的来说,随着家庭收入的不断增加,食品支出占总支出的比重将趋于下降,而其他高附加值领域的消费支出比重将会上升,这既反映在恩格尔系数的下降,也反映在居民消费的提升。

数据显示,新世纪以来,中国城乡居民恩格尔系数有所波动,但总的趋势是下降。特别是自2012年以来,城乡居民恩格尔系数呈现出更加明显的下降趋势。其中,城镇居民恩格尔系数从2012年的36.23%降至2017年的28.6%,同期农村居民恩格尔系数从39.33%降至31.2%。

此外,我们可以通过直接挖掘居民人均消费支出结构来判断。从图5和图6中可以看出,人们在附加值相对较低的领域,如食品、酒精、烟草、服装等消费越来越少。在教育、文化、娱乐、交通和通信等附加值较高的领域越来越多。这表明中国居民的消费结构有不断升级的趋势。

榨菜面条性能提高背后的消费

即使有上述证据,消费市场上的一股“另类”力量也让人们精神焕发

首先,让我们来看看涪陵榨菜,它已经引起了很多关注。早在2016年,涪陵榨菜就宣布提高其主要产品的价格。2017年,九种单一产品价格上涨15%~17%。到2018年,涪陵榨菜以减少包装的形式变相提价9%。然而,由于榨菜产品的高度集中性和异质性及其定价能力,涪陵榨菜作为龙头企业,近年来并未影响销量。这可能从侧面反映出居民消费仍在上升。

再看看方便面。长期以来,康师傅控股的业绩主要依靠方便面和饮料。根据该公司的财务报告,2018年上半年,方便面业务占金刚控股总收入的36%,而方便面和饮料业务收入分别增长8.4%和9.19%。与此同时,方便食品和其他业务同比分别下降3.2%和9.03%。方便面业务的整体增长最终是由集装箱面条和高价袋装面条的销售推动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表明康师傅方便面业务收入和净利润的自下而上是由于过去几年方便面类别的整体升级。然而,人们的购买也证明了所谓便宜货的流行。事实上,这是“升级”的另一种表现。

有几个问题需要解决。

虽然上述数据支持我国居民消费的升级,但仍有几个指标需要解决:

首先,居民杠杆率。1996年,中国居民的杠杆率仅为3%,2008年仅为18%。然而,自2008年以来,居民杠杆率开始呈现快速增长趋势,仅6年时间就翻了一番,达到36.4%,2017年达到49%,比2008年大幅上升近30个百分点,高于世界大多数新兴市场国家的平均水平。然而,来自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的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初,中国居民的杠杆率正式上升至50%。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住宅部门的杠杆率用了近40年才从20%升至50%以上,而中国用了不到10年。

第二,工人报酬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这是初始分配中的一个衡量指标,用于表示住宅部门的收入状况。数据显示,自1990年以来,薪酬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从未超过52%,2000年至2012年间甚至低于一半。然而,在日本和美国,这一数字全年都保持在55%的高水平。

第三,基尼系数。自2000年中国居民收入基尼系数首次超过0.4的警戒线以来,总体呈现先上升后稳定的趋势。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基尼系数自2003年以来从未低于0.46,近年来逐年上升。

最后,需要提醒的是,如果上述三个指标得不到很好的控制和改善,就会抑制人们的消费意愿,减缓中国消费升级的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