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新闻

您所在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陈光明透露明年选股策略:这三类公司可能出超额收益

文章作者:www.blch.net.cn发布时间:2020-03-06浏览次数:710

Original Title:陈光明的最新演讲揭示了明年的选股策略:2020年投资有多少问题值得思考?11月23日,瑞源基金“基金老板”兼总经理陈光明在一个大学论坛上罕见地发表公开讲话,阐述了自己的观点。

根据会议记录,陈光明在发言中表示,他对a股和港股市场的看法总体上是谨慎和乐观的。

“我认为未来的估值不会继续缩水。估值有可能上升,因此存在自上而下选股的基础。”陈光明表示,从股票市场的价格/业绩比以及国内外历史比较来看,a股和h股都处于相对低估的阶段。随着新财富的到来以及海外资金和长期资金的进入,中国资本市场将长期保持稳定的上升趋势。

关于2020年可能出现的超额回报,陈光明认为有三点:第一,一流公司继续超出预期,业绩的增长反映股价的增长是很自然的;第二,短期压力导致优秀公司估值低。第三家是一个一级半公司,价格二流。

但是,陈光明也提醒大家,在当前的经济环境下,要小心一些不在子行业前三名的公司。不在子行业前三名的公司的风险因素仍然相对较大。总的来说,市场仍在不断走强。

宏观:中国的经济弹性可能比预期的要好

“至于2020年的前景,让我们从宏观经济形势开始。事实上,宏观经济预测是最困难的。然而,在讨论资本市场的前景时,宏观经济是最基本的立足点,也是一个不可分割的话题。”在陈光明看来,首先,中国的经济弹性可能比预期要好,其次,外部需求可能会改善。

陈光明说,我们已经看到社会的存量实际上很低,权力可能被运用在基础设施背后,所以背后的数据可能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糟糕。

关于公司利润的下降,陈光明认为公司利润的下降与几个主要部门有关。从终端的角度来看,它更与汽车制造有关。黑色金属和化工原料是由于以前的供应方改革造成的高基数。对这两个行业来说,如果短期内经济不那么糟糕,利润不一定会一路下滑。事实上,转折点已经出现在汽车制造业。很难说上升的幅度,但基本上不会出现两位数的负增长。

市场:谨慎乐观,长期充满信心

展望2020年中国资本市场,陈光明将从估值、企业利润、机构改革、利率、居民财富分配和海外资本配置等方面发表自己的看法。

"总的来说,从股票市场的性价比来看,从国内外历史比较来看,a股和h股都处于相对低估的阶段。随着新财富的到来、海外基金和长期资金的进入,中国资本市场将长期保持稳步上升的趋势。”根据陈光明的判断,目前经济正在转型升级,现在需要做的是提高社会生产力。资本形成的深化和人口问题都面临着较大的压力,只能依靠整体社会生产力的提高。

陈光明指出,从长远来看,中国的主要优势在于巨大市场的规模效应。市场较小的国家不可能成为主要的制造国,因为无论它们进行什么样的研发或生产线投资,它们的规模都无法达到规模经济。然而,中国有14亿人口和巨大的统一市场,规模效应优势体现在各行各业。无论是过去的家用电器还是未来的汽车,除了集成电路由于资金和技术密集而有些困难之外,大多数其他行业都将逐步走向世界的前列。当然,这是一件非常长期的事情,但我们有知己

陈光明指出,许多人认为经济不景气会给上市公司带来不良收入,进而带来不良利润和每股收益,从而影响股市。但这里的逻辑是有两个弱相关性。一个是上市公司的收入与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并不相关。上市公司是相对较好的公司或一些领先公司的代表。当前的经济低迷可能是由于小企业撤出很多,而大企业没有那么糟糕。第二,即使上市公司的收入不太好,也不会带来利润的大幅下降,但一些领先公司仍在增长。目前,有许多行业具有良好的竞争结构。收入增长率下降后,利润率没有多大变化,甚至没有增加。总的来说,收入增长快于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因此,许多公司没有太大的压力来保持两位数的收入和利润增长。

关于资本市场的体制改革。

陈光明指出机构改革一直在进行。首先,引进了外国投资,这是近年来生态变化的巨大推动力。其次,实施国内长期基金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我认为3-5年后会有明显的变化。三是加强市场监管,严格淘汰不良上市公司,扶持好公司。

就利率而言。

陈光明说当经济形势不好时,分子和分母都会同时下降,这几乎是不可避免的,无风险利率预计在2020年第二季度后会下降。“居民之间的财富分配”可能标志着过去两年的分水岭。只要每年额外的再投资对股市贡献更大,对股市的帮助就会出现。”陈光明特别提到了中国居民财富分配不平衡的问题。统计显示,超过70%的中国家庭被分配了房地产。从国内生产总值、市场价值和房地产的比率来看,美国的比率是1:1:1;我们国家大约是1: 0.7: 5。这个问题已经存在了很多年,但是没有改变的机会和催化剂。但现在这种催化剂已经出现,政策削弱了房地产价格上涨的预期。

陈光明还提醒每个人要小心“增加外国投资和匹配”的逻辑。“从长远来看,我认为向中国分配更多海外资金没有问题,但从短期来看,比如说,今年下半年增长不大,这可能是由于不确定性和其他因素。因此,对分配更多外资的逻辑的短期判断需要谨慎。”

思考:投资超额收益的来源

关于2020年可能出现的超额收益,陈光明认为有三个:第一,一流的公司继续超出预期,业绩的增长反映股价的增长是很自然的;第二,短期压力导致优秀公司估值低。第三家是一个一级半公司,价格二流。

从陈光明的角度来看,好公司应该有溢价。过去我们一直追求物美价廉,现在我们认为一流的公司有一流的价格。甚至一些公司已经有一些溢价。在此基础上,获取超额利润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个挑战。当这些公司的价格足够时,我们应该做出一些不同于市场的前瞻性判断。

对于行业中处于压力下的优秀公司,有什么投资价值吗?陈光明说,对于核心资产的定义,我们通常将其定义为增长最快的公司。对于那些没有经历太多增长的优秀公司,由于短期压力,许多公司还没有被定义为核心资产。从短期博弈的角度来看,这些公司的价值还没有走到尽头,但需要扩大。

作为一名价值投资者,陈光明指出,关注的焦点不是一家公司是否优秀,而是该公司是否被充分估值。好的质量必须得到额外的奖励,但是有一个程度需要自下而上的分析,这种分析可能被低估,也可能被高估。

"我们价值投资的核心点是你是否真的想把你口袋里的公司私有化。如果你不想买,即使你买了大量头寸,也有些投机性。”陈光明说

因此,价值投资的套利可以分为四类:一是基于时间的套利和基于时间的复利增长;第二是基于企业护城河的套利。只有有障碍的公司才能谈论基于时间的增长的重要性。如果没有护城河,那就是平均回报。如果平均回报真的能买到一样的东西就好了。第三,它是基于企业家的套利,即选择哪些企业家做得比其他人好。优秀的企业家会在不破坏护城河的情况下建造和挖掘深护城河。第四是基于人性的套利,即人们抛弃自己,利用他人。真正的价值投资者可以克服和利用人性的一些弱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