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专题

您所在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2020年收入倍增目标恐难完成发展模式亟需改变

文章作者:www.blch.net.cn发布时间:2019-11-01浏览次数:1416

“增加城乡居民人均收入的目标可能会失去。”

10月23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主任郑新立在当前经济谈判中表示,目前的收入状况严重。

他的恐惧是有道理的。

根据第十八届全国代表大会的报告,到2020年,城乡居民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和人均收入将从2010年翻一番。据此,从现在到2020年,年均GDP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约7.3%。以前的“十二五”规划确定,GDP的年增长率为7%,“十二五”期间的城乡居民年平均收入高于7%。

事实上,2013年的收入增长非常强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前三季度,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比增长9.5%,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6.8% ,即该国前三季度的7.7%增长率。差距和以这种速度增长的城市居民的收入可能无法达到在未来十年内翻一番的目标。

郑新立认为,改革开放以来,GDP增长快于居民收入。现在我们必须意识到,城乡居民的收入将在十年内翻一番,并且可以保证7.3%的年增长率。国内生产总值的相应年增长率需要达到8%以上。

但是,根据主要机构和国家部委的当前估计,在资源和环境的支持下,中国经济的潜在经济增长已降至7%-9%甚至7%-8%。考虑到该国已将其“十二五”经济目标调整为7%,一些专家认为,加大改革力度和增加家庭收入在收入分配中的比重越来越重要。

厦门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李文钊指出,过去的经济主要以投资拉动,出口拉动,利益导向和广泛的经济发展为基础,阻碍了经济增长。居民收入的百分比。今后,我们必须建立健全的社会保障体系,增加居民收入,以此作为在初始分配中获得合理收入份额的因素。在初次分配领域,居民部门,企业部门和政府部门的收入分配比基本合理。

第18大收入倍增计划难以完成

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今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率低于7%,低于经济增长率,尚未达到年均水平。平均以7.3%的速度实现10年收入增长率的两倍。这使得第十八届全国代表大会的计划在十年内使收入和GDP翻一番可能会受到挫败。

在这方面,郑新立指出,1978年至2012年的35年间,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率为9.9%,城乡居民人均收入年均增长率为7.4%。

这样,经济增长率为9.9%,可以保证城乡居民人均收入的增长率为7.4%。前者比后者快2.5个百分点。

将来,我们必须改变发展方式,收入应向居民倾斜。十八大提出的“双倍增长”目标应该是:“城乡居民人均收入在十年内翻了一番,年均增长率至少为7.3%,经济增长率为5%。至少8%。”郑新立说。

但是,将来要使经济增长到8%将非常困难。

2012年国民经济增长率为7.6%,这是改革开放以来的最低值,只有非常长时间(例如1998年)。 2013年前三季度,经济增长率仅为7.7%。大多数机构认为,未来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长率,即在环境资源和能源条件下提供的速度已经下降。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主任范建平认为,今年的经济增长率可能在7.6%左右。将来,7%-9%可能是合理的经济增长率。今年的经济增长率在7.4%至7.9%之间,这是中国经济的新常态。

必须加快收入分配改革

一些专家认为,预计2013年可实现经济7.5%的目标,但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尚未达到7.5%或更高的水平,并且尚未实现同步。今年12月,中央政府将召开经济工作会议,确定2014年经济工作目标。关键是如何确定2014年经济目标。当国内生产总值的目标降低到7%左右时,居民的收入是否仍定为7%是非常有争议的。

中国经济核算研究中心副主任蔡志洲更加乐观。

他认为今年的情况非常特殊。与2012年一样,当经济放缓时,居民的收入可能会加速增长。因此,实现居民收入快速增长的关键是放弃过度关注GDP的概念。

随着中国即将成为高收入国家,家庭收入增长将加速。简单地加速GDP并不一定会增加家庭收入。例如,许多行业现在都是过剩行业,并且在加速这一领域的投资方面没有可持续性。因此,关键是改善民生,调整经济结构。同时,必须解决收入公平问题。

该参数受数据支持。 2012年,中国经济增长率为7.6%,低于8%,但城乡居民收入的增长率高于9%。 2012年,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实际增长10.7%;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9.6%。

郑新立还认为,下一步是通过改革释放经济增长的潜力。例如,收入分配制度的改革可以释放消费者需求的潜力,税制改革可以释放就业需求的潜力,从而可以支撑国民经济约8%。速度一直保持到2020年甚至更长。

厦门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李文钊认为,下一步,政府应注重公共管理,公共服务和公共物品的提供,建立统一的要素市场,实现平等竞争。在各种市场参与者之间。建立健全的社会保障体系非常重要,它可以帮助居民作为要素所有者在初始分配领域获得合理的收入份额,有利于释放居民的潜在消费需求,为扩大居民提供必要的保护。 ' 消费。 (《 21世纪经济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