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专题

您所在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媒体:香港年轻人 西方国家的游行示威是这样的

文章作者:www.blch.net.cn发布时间:2020-03-11浏览次数:1928

原标题:香港年轻人,西方国家的示威游行是这样的

温专栏作家钟胤

华侨

作者是一个长期生活在西方社会的中国人,一直密切关注着香港最近发生的事情。众所周知,香港发生了因修改引渡条例而引发的大规模示威活动,造成了巨大的社会后果,也引起了国际社会的极大关注。

游行在西方社会是正常的,在民主社会是表达观点的一种方式。作者习惯于观看西方社会的各种游行,并参加过许多地方游行。香港的年轻人不反对政府修改法律,通过示威表达自己的意见。这是他们对政治的热情和对社会的责任感的表现。

然而,一些示威者其后强行冲入香港立法会大楼,将其砸碎,对立法会的设施造成严重破坏。其他人用有毒的化学粉末和其他方法袭击警察,将和平示威变成破坏性暴力,这是任何法制社会都无法容忍的。反社会暴力不仅自毁前途,妨碍他人生活,而且对香港未来的社会声誉和经济前景造成深远的损害。

香港示威后,一些西方政客经常为自己的目的用声音干预,海外媒体也有各种有倾向性的报道。作者与香港年轻一代的父母同龄,在西方社会生活了几十年。根据对现有各种信息现象的观察和判断,我们可以感觉到香港的事件和当前的发展比很多人想象的要复杂得多。暗流汹涌,已经大大超过了香港这个弹丸之地的法律纠纷。所有的力量都在暗中竞争。香港已成为国际赛事的前沿战场。

此时此刻,许多正直和有识之士都在担心这些被困在漩涡中心的香港年轻人在做什么,他们的未来处境和香港的未来。在这里,作为一名年长的海外同胞,我希望与香港的年轻人分享一些信息,以及我自己的观察、分析和思考。

7月1日,暴徒冲击香港立法会。(由大公文慧的全媒体记者李时哲拍摄)

有多少人真心支持高调的暴力示威?

有些年青人可能认为香港的情况并不理想,他们应该用自己的行动去改善香港。有些人还认为西方有民主和博爱,西方政治家真正关心香港人的福祉。如果我在香港有事情要做,西方政治家会真诚地帮助我。因此,我对在香港触犯法律和制造麻烦以引起注意并不感到不安。

我也看到一些外国媒体提到一些海外官方或非官方组织承诺为游行的主要成员提供奖学金或发放外国居留签证,就像在“占领中环”中有功勋的黄同学所得到的一样。在这方面,我不得不说,有这种想法的年轻人可能不太了解当前的西方社会。

即使一个政治家在聚光灯下,为了他自己的政治目的,在他的头脑中说要帮助你解决你的身份、工作或学术问题,他真的有这种能力吗?或者即使他能做到,他们国家的民粹主义和种族优先的保守社会力量最终也会同意?

据西方媒体报道,这次参加游行的香港人超过100万,更不用说人数是否准确了。即使根据香港警方提供的数字,参加游行的人数约为20万,作者想知道哪个西方政府有兴趣公平地向所有这些优秀的人(而不是选择几个领导人)提供他们国家的居留权,或者向这些年轻人提供有利于他们未来生活的工作机会。

几年前,出于人道主义原因,欧洲为战争难民的涌入打开了一扇小门。结果,整个欧洲都听到了抱怨。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从权力的顶峰跌落。然而,一向以善良着称的英国要求不惜一切代价离开欧洲,包括国内的眼泪

此前,香港多家媒体报道称,约有30名香港独立人士逃到台湾“寻求庇护”,以逃避法律责任,甚至向台湾大学申请延期居留。然而,自那以后,一些从香港移民到台湾的“双重独立”分子抱怨说,台湾当局对香港示威者在台湾的居留采取了消极态度。一些律师指出,这些人在申请延期居留时会有技术上的困难,并且无法向台湾证明他们当时戴着面具冲击了立法会。我不知道香港有多少年轻人看过这份报告。他们还会把希望寄托在那些声称支持游行的人身上吗?

西方民主国家会绝对允许示威吗?

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有自己的程度,超出合理的程度,事情往往会走向相反的方向。作者一直生活在西方民主社会,知道西方崇尚自由。然而,从来没有绝对的自由。民主是规则下的公平限制。人权的前提是尊重他人的人权。自由的边界是不干涉他人的自由。

在这次香港事件中,很多人高举“游行自由”的旗帜。让我们看看西方民主国家是如何管理和监督示威的。

2017年9月18日,圣路易斯示威者与防暴警察发生冲突

在英国,和平游行不能封锁街道,无视他人的权利;示威中不允许携带武器。警察部门认为示威可能造成严重社会骚乱时,可以根据示威允许的时间、地点和路线采取措施。违反禁令或煽动参与此类游行的人可依法定罪。

在日本,在计划示威的前72小时,组织者必须向活动举办地的地区警察局提出申请。组织者的地址、名称、示威日期、路线、地点、示意图、参与者人数等。必须在申请表上注明。如果有可能造成严重的社会混乱,警察总监可以取消游行。

在美国、法国、联邦德国、葡萄牙和其他国家,你必须提前申请在道路上演示。你只能在政府允许的情况下示威。游行不得影响商店的正常营业、正常交通、人们的正常生活方式等。甚至宗教团体和政治组织在游行中使用的卡车和扩音设备也有详细和明确的规定。“游行和集会自由”旨在和平和守法的请愿和抗议,而不是故意非法抵制抗命。任何人故意占据公共场所、主要交通路线或拒绝离开将受到法律制裁,如逮捕、拘留和判刑。

作者曾经在他自己的西方国家组织了一次成千上万人的公众集会,并与这里的每一个人分享。我记得我第一次联系相关部门的时候,负责官员问了很多问题,然后才决定我们是否有资格申请举办活动的场地,包括目的、内容、人数、期望的地点、时间、持续时间、设备的使用,甚至注意我的组织的历史和我自己的印象等。

在他们基本了解我们的目标和计划后,他们进行了内部讨论和评估,并认为他们可以考虑。所以我被要求做一个更详细的采访。经过几轮沟通,他们认为我们可以申请,所以他们给了我一份超过10页的申请。

本申请表内容包括申请条件、活动批准合同、场地使用证书、风险管理、安全管理、保险、费用、押金、场地使用计划、活动流程、厕所、停车场、音响、广告、招牌搭建、垃圾处理计划、餐饮许可证、场地水电使用等。此外,有必要确认是否使用了烟花、直升机、降落伞、漂浮食物车和热气球。是否散发传单,是否有动物,是否有疯狂的舞蹈,是否有未经授权的收费行为,是否有对交通的影响,是否有其他人使用公共设施的障碍。

简而言之,你必须如实报告所有他们认为可能导致问题的因素

在整个审判过程中,负责审判的官员总是对参与者的实际人数很敏感,并多次强调我必须确认人数。一旦我报告的数字与前一个略有不同,他表示非常关注,并告诉我,如果现场参与者的数量显着增加,现场主管有权停止活动。

有一件事我没有想到,但我必须做的是给会场周围的企业和居民写封信,向他们简要介绍我们的活动,并让他们把这封信送到我家门口周围的每一个房子里,以确保周围的居民不会反对。如果有任何异议,我们应该进行协调并达成共识。

另一个插曲是我们在准备过程中收到了各方的问候。我们想增加一个大屏幕电视来显示这些视频和短信。提交申请后,法官打电话给我,告诉我他已经和内部有关方面讨论过,决定不允许我们放大屏幕。因为放置一个大屏幕将把这个活动的性质变成一个高度促销的活动,这将徒然增加许多不可控制的因素。当我问是否有机会改变时,他回答说根本没有机会。最后我们不得不放弃这个想法。

我们的申请最终被批准了。然而,相关部门仍然派了一名官员在活动当天监督整个活动。如果我们不遵守合同中承诺的条件,监理有权随时停止整个活动。

活动当天,我比现场准备人员晚一点到达。主管一看到我,他就非常不高兴地告诉我,安排现场的工作人员未经她的允许就把车开了两次。如果她再看到它,她会停止活动。我立即向她道歉,并立即采取措施派人守卫入口。没有车辆可以进入,以确保这种情况不会再次发生。

主管又一次告诉我,许多人堵塞了为消防警察或在事故发生时疏散人员而保留的公共通道。我们立即派了两个人去那里保持通道畅通,否则活动就有停止的危险。

然而,与这次香港游行相比,西方政治家和媒体经常采用双重标准。你能想象西方政府,包括英国政府,容忍人们攻击他们的立法机构吗?如果他们不能容忍,为何他们可以容忍,甚至支持香港人这样做呢?

7月28日,香港极端主义示威者在许多地方放火

英国是香港的救世主吗?在这里,我还是想谈谈英国的态度。香港事件后,一些英国政客,包括前外相亨特和最后一任总督彭定康,站出来干预。我们不必猜测他们的动机和心态,但我们不妨回顾一下历史事实。

香港是如何成为英国殖民地的?最近,观察员网络专栏作家罗思义的一段视频广为流传。在视频中,罗思义说:1841年,为了迫使中国进口鸦片,英国发动了一场战争,在英国赢得第一次鸦片战争后,它把香港作为殖民地。18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后,九龙也被英国控制。1898年,新界成为“租界”达99年之久。

英国入侵香港和鸦片战争开启了中国一个多世纪以来被外国列强侵略的历史。对中国人民的伤害是众所周知的:英国人在中国强行倾倒鸦片所带来的鸦片成瘾使数亿中国人遭受痛苦,造成至少1亿中国人死亡,而英国却从中发了大财。

罗思义说入侵和占领香港是我的祖国英国历史上犯下的罪行之一。20年前的今天,英国将香港主权移交给中国,这意味着英国为中国犯下的罪行进行了纠正和赎罪。

20多年来,香港回归中国一直是中国主权的一部分。可以说,香港最后一任总督彭定康,无论发生了甚么事。然而,他无法抗拒孤独,经常积极参与香港事件。彭先生内心的隔阂和不公正是可以理解的,但我们不妨问一问这位自视为香港民主、人权和自由“守护者”的前总督,你是由香港人民主选举出来的吗?

他们在香港实施了一项隔离战略,引导当地一些社会阶层认为他们优于香港平民或中国大陆人,就像新教徒被煽动起来看不起占爱尔兰人口大多数的天主教徒一样。这种有意制造的香港与祖国的隔阂导致了这些精英对大陆的敌意。事实上,英国人一直歧视香港人,没有给予他们应有的人权和民主。

在1967年由贫困和腐败引起的暴动(称为“1967暴动”)中,港英政府的镇压导致大量抗议者被捕,其中20多人死亡,832人受伤,1936人被捕。中国媒体也受到严格的审查。

在英国统治期间,香港也实行了55年的宵禁。那些在港英时代生活在香港的老人曾经告诉作者他们自己的经历:那时,如果几个人在街上聚集,他们会被不习惯的警察驱散。一些地方和地区甚至拒绝允许中国人进入。除了所有前任总督都是由英国政府任命,普通人没有投票权之外,司法机构并不独立,也没有终审权,属于枢密院司法委员会。香港的年轻人没有港英统治的第一手经验,但他们可以问他们的父母或祖父母这些是不是真的。

香港的未来在于我们自己,而不是外来者。

作者与许多国家的海外华人交谈,他们大多担心香港。许多海外华人非政府机构已发表公开声明,对香港目前的情况表示关注和意见。为什么这些长期生活在西方国家的中国人与香港的年轻人有不同的看法和想法?世界上的事情不能只看表面。这些中国人亲身体验和感受西方社会。他们可以通过表面越来越深刻地理解核心和本质。

当年香港回归中国时,西方政客危言耸听的言论引起了香港人的焦虑和恐惧,很多人选择移民海外。然而,不久之后,又有多少人悄悄地回到了香港,并且仍然因为再次回到香港而高兴地抓住了各种发财致富的大好机会。

一些香港学生可能会说我与内地当局无关。让我们来看看着名的美籍华人赵小兰。她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并在该领域占据了高位。由于她的出身和肤色,人们经常怀疑她是否忠诚。

在香港的这次示威中,有人要求西方政府干预,有人要求香港回归英国统治,有人在中国的主权领土上打出前英国香港国旗,还有人甚至损坏了香港办事处的国旗和国徽。另一方面,一些外国政客对香港的暴力事件发出支持和鼓励的声音,而一些外国组织则在暗中扮演非常积极的角色。

然而,在西方,没有一个国家的法律会容忍践踏其主权和领土完整。西方国家也不允许外国人或政府干涉他们的内部事务或政治运作。

美国和澳大利亚最近颁布了《外国干涉法》以加强国家安全。在澳大利亚,根据新的《外国干涉法》,被动接收妨碍国家安全的信息是非法的。

2014年,大英帝国的苏格兰独立了。随后,卡梅伦首相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呼吁英国人民共同努力,扞卫大英帝国的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

至于涉及英国主权的内部争端,作者没有听说现任或离任的中国高级官员站出来支持苏格兰独立,并打算干涉和破坏大英帝国的完整和统一。同样,作者也希望亨特、彭定康等人做一个有教养的高尚绅士应该做的事,通过热爱自己的国家来尊重其他国家的主权。

我想问彭定康、亨特和其他人,香港的长期暴力事件是否发生在伦敦市中心,是否发生在大英帝国统治下的香港,先生们,你们支持吗

我不知道参加游行的年轻人是否仔细研究过引渡条例的具体内容。香港不是世界上第一个签署这类引渡条例的国家或地区。中国还与世界上许多国家签署了引渡条例,包括许多西方发达国家。我相信香港政府的出发点,是为其管辖范围内的市民,提供一个更安全的社会环境。有些人担心这项修正案有他们自己的理由和利益。他们没有资格站出来。当然,最好是挑起事端,挑起事端,这样无辜的人才能表达他们的意见。

我希望那些勇往直前,为自己的未来和香港的未来赌上一把的年轻人,能够冷静地思考谁会从香港的稳定和安全中获益。这项法规的修订对没有犯罪的守法公民会有什么危害?引渡条例真正触及的是谁的利益?香港有没有可能成为世界间谍机构的战斗舞台、颜色革命的战场、国际重大危险罪犯逍遥法外的天堂,让你和你的家人每天都能更好地生活在潜在危险中?

反对派封锁公共交通,大量乘客滞留在站台上。资料来源:香港大公报